東市場  1953

2013年春節,大年初一那天早上,我和家人從大園里茄苳仔出發,徒步經過中山國小、振文書院、新街廟,最後到達延平路福興宮參拜太平媽祖。這是我家每年春節的例行活動,我較為熟悉的西螺街道,大約就是這條路線。我們從福興宮出來,在廟前買了樂透彩後,看人潮迆迆往大同路方向移動,便隨興的跟著走到了一處市集。

由於小時候對延平路毫無印象,最多只記憶著西螺戲院(那裡面住著我的小學同學),和戲院旁邊的麵攤(跟阿公來吃過一兩次麵)、東市場後方最邊緣的一間柑仔店(新年我在那裡買過抽抽樂),童年僅僅的幾次上街,大概就到此止步,我從不曾穿過東市場走到另一頭去,只記得市場裡黑壓壓的。

因此2013年春節乍見這個「新市集」,我只覺得訝異,覺得美,覺得賞愛那些木格門窗、閣樓、小舖小店家的玲瓏情調,卻一時間懵懵懵懂的不明白這兒就是東市場,我心想:「哦?我們西螺也有這種地方?」感到又驕傲又喜歡,從不曾有開店念頭的我,突然萌生開店念頭——假如能在這裡開店多好?我喜歡這裡,我可以賣自己的插畫明信片、鋁線折字、編繩手環等等小物件。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藝復興了一條街

在童年舊夢中,濁水溪沙洲是一塊塊漂浮的島,今年和去年,各成為不同形狀,各飄盪在不同的芒草叢間。它們何年何月從溪水裡長出來?沒有人知道。陽光白花花撒落在這些平坦沙地,發出嗡嗡的迴響,風,在芒草尖兒顫動,寂靜從沙粒底下翻上來,空中充滿它們歇斯底里的吼叫。我聞到一股氣味,極其寂寞,極其乾燥,是日夢曝曬於沙地上,嗶剝綻裂,它們散在了蒼茫中,被時光吞沒。

那是西螺鎮的邊陲。小時候的我,從不知道自己居住在一個小鎮的邊陲。我想,我是居住在世界的中心,這個中心又以三合院作為堡壘一般的核,若世界有邊境的話,那就是濁水溪了。不真實的濁水溪,多麼像邊緣的邊緣會有的東西,所有事物在這裡消失到空中,空中是無盡無際的蒼茫,連個影子都看不見。

在我十歲以前的記憶中,人們走向濁水溪便消失不見,爸爸媽媽也是。後來我知道,原來通過溪水上那座大橋,橋那頭還有另一個世界,爸爸媽媽就在那邊。再後來,我明白那個地方叫台中,爸媽遠赴了台中謀生,由於路途太遙遠,他們只能在逢年過節和稻田收割時返回三合院。

到了十歲那年冬天,爸媽終於帶著我們五個小孩通過濁水溪,到那個叫做台中的城市建立了一個新的家。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