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媽媽的房間.jpg

        安靜的春天下午,朝向稻埕的小室透進一方陽光,衣櫃頂上媽媽的明星花露水好香。媽媽不在家,她和爸爸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一個遠在濁水溪岸之外的、不知名的地方。

        日光從密織的竹篾門篩落進來,像夜晚的星星。媽媽房間裡,偎著窗下是一架縫紉機,但終年閒置不用,因為媽媽忙於農事,沒有時間經營針線。竹蔑門與牆之間的夾縫,有一隻尿壺,供這個房間裡大人小孩夜晚如廁。每天早上,媽媽把糞尿倒進後院的排水溝,在幫浦底下以稻草奮力刷洗尿壺。我也擔任過這項工作,一鍋糞尿端在眼前,騷臭衝天。

        房中的木造眠床是小孩子的遊樂場、劇院、表演台!床上鋪排榻榻米,前沿有四扇軌道門,全部合攏時,上方的木條漏窗可引進幽微光線。木床貼靠著裡牆,牆上有一口雙層格柵小窗朝向後院,風雨或天冷時撮合起來。但不夠嚴密,夜裡的風雨寒氣,總是從窗縫透進屋裡。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11 Sun 2011 08:57
  • 鄒曲

  

我很喜歡的幾首鄒族曲子,選自鄒族雙人演唱團體獵戶座「分享」專輯,最後一首「確實如此」,是鄒族古調。這張專輯是八月底在阿里山騎完單車,晚上到樂野部落的「YUYUPAS」園區看表演時買的,有主唱莫俄和杜老師的現場簽名。一個半小時的表演,定期推陳出新,已進場看過數次,仍不厭倦。最喜歡的是原住民獵舞,力與美的跳躍,簡單迷人的舞步。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廳堂.jpg

    廳堂總是靜悄悄黑闃闃像個小而深邃的洞,洞裡有祖先們的竊竊私語,他們終日談論著稻穀、子孫以及渡海的神話。

    太公和阿太的畫像高掛在裡牆兩側他們爬滿皺紋的臉透過門旁小窗肅穆地注視著稻埕。我記得太公的腳趾,黝黑嶙峋,像鳥的指爪,彎曲而牢固地攫著腳下泥土。爺爺的腳也像他。

        奶奶是院子的長媳,每日晨昏按時到廳堂裡點燈、上香、熄燈、關門,傾聽神明與祖先的訓誨。中央神案上畫著一位觀音大士,盈盈佇於蓮座,衣袂飄飄我喜歡祂輕拈柳枝淨瓶的纖纖十指以及繾綣衣紋。有天放學後,我抱著紙筆跪在高聳的椅凳上臨祂的姿態。

        但是,通常我不敢輕易進入廳堂。我永遠記得太公、阿太先後停棺在廳堂裡的那些夜晚,焚燒紙錢的火光穿透竹篾門跳動在隔壁的我的房間。那些夜晚,我惶惶地睡不著。我做了夢,夢中廳堂是一座巨大入口,進入後,卻不知通往何方。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夜晚.jpg

    每一個院子裡都有貓。但農村人家很難得吃魚,更沒有魚渣丟給貓。因此,貓們都是各憑天賦本事,捉老鼠!三合院的夜晚因為貓足的無聲之聲而更添神祕。

    夜晚三合院的門窗,洋溢著甜蜜燈光。我從小深深為夜晚昏黃的燈光著迷。我有一個流浪的遊戲,便是踩著小車兜到院埕最偏遠的角落,那裡暗沈沈的,堆滿稻草以及廢棄的雜物,我在那裡駐車回頭,遠望家裡的燈光,想像著自己正漂泊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想像著自己是一個孤獨無依的旅行者。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鴿子.jpg

    鄉下總有些 鴿寮,是庄稼男人閒暇時除了聚賭之外的另一種娛樂。我家的三合院鄰近就有一間破鴿寮,從院埕抬眼,越過幾株檳榔樹梢可以望見。白天裡鴿子們的咕咕聲,如同仲夏的蟬鳴、深夜的螽斯一般,使鄉村更顯寂靜。居住過鄉間的人就會知道,所謂寂靜確實是由各式各樣的喧囂所組成。 

    事實上白天的三合院還有一種轟響,巨大莫名。那是正午的陽光。白熾的陽光照在空無一人的院埕,彷彿一個人窮盡氣力張大了嘴發出喑啞的吶喊。啊~~~這是我所聽過最強烈的寂寞。我看見鴿子炯炯的目光正望著我,牠們聽到了我慌慌的心跳聲。

 

美術拼貼640.jpg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封面.jpg

 

三合院1月光.jpg

我住在濁水溪畔的三合院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