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姑婆當老師

文章日期:2006-08-22 22:24


在植物園的美勞課,這是最後一個禮拜了。
以前逢植物園週年慶或其他特別活動也擔任過幾次講師,
但從來不曾持續這麼長的時間~~前後兩個月,一共六個星期、24堂課!
這個暑假,幾乎每天和一大群小朋友相處,
每個班最多25人,年級一升二、二升三、三升四、四升五不等。
男女比例也不等。
有時整個班像一群牛,有時整個班像一群羊,
有時牛羊陣中藏匿著一隻面色陰沈、性格詭怪的土狼,
或是眼神直愣愣的、感覺頭殼非常厚實堅硬很難穿透的小河馬。

小學時代作文課,寫多了【將來的志願】,那時因為可以崇拜的對象不多,
眼前最神氣偉大的人物莫過於【老師】,因此,志願都說要當老師!
上大學以後,開始對核心威權存疑,反向往邊緣走去,
不想當老師了,要做一個自由放蕩的邊緣人。
同時,我發現所謂孩童是一面純真,一面恐怖。
我對小孩子的態度也一向是敬而遠之、退避三舍,十三萬分之厭惡。
看到超口愛的,也僅僅袖手站得遠遠的,流口水搖頭讚嘆尤物啊尤物。


我家有兩個侄兒,一男一女,自己的爸媽早離了,從小讓我老爸媽隔代教養。
好多年前,有一次全家在台中這兒聚餐,姪女正對我坐在圓桌那一邊。她親爸我老弟也在。
用餐之間,不知怎地,姪女吵鬧彆扭不休,老爸媽寵愛她慣了,這下管不住撒潑。
我看得很煩心,靜靜抄起桌上的竹筷,指頭一彈,筷子就像一支快箭,飛越桌面朝姪女射去。
哐噹一聲,姪女停止吵鬧,大家也都嚇傻了。
從此以後,姪女她奶奶,也就是我媽,竟然教唆姪女喊我這大姑【虎姑婆】。


虎姑婆今年暑假當老師,而且教得不壞。
有一天中午我到達教室,北雁提醒我說,待會兒進來那幾個,早上的課非常皮,妳要小心一點。
我一看,兄妹檔,是我的【熟客】啦!都來好幾趟了,上過各式各樣的課。
他們高興地對我歡呼~小馬老師!我說,哈嚕!歡迎光臨!
結果這一堂課兄妹兩非常上進非常乖,作品還得到我的大大嘉獎!


有一天我回雲林老家探望癌症末期的老爸。老爸問我在植物園教課教得如何?
我說很好啊!小朋友都很喜歡我!
老爸奇怪地說,咦?妳不是對小孩沒興趣嗎?
我眨眨眼,搓著手指笑說,哎呀,我只是對路旁走過的小孩沒興趣,
如果他們交錢讓我賺,我就有興趣囉!


其實這幾個星期教小朋友做美勞,不只是我教導他們,他們也教導我很多。
我最初製作的【範本】,現在看起來簡直老態龍鍾,
但我一邊教課,也一邊修改自己的作品,許多新鮮的發想,都是從小朋友身上得到靈感。
這就像是拿一根竹枝從野火引火種過來照亮自己昏沈的小房間似的。


接下來,只剩下三堂課。我不會不捨【小馬老師】的稱謂,
但會懷念小朋友叫我【小馬老師】時的快樂聲調,
那中間滿溢著喜歡與信任。
這些小孩子,喜歡我、信任我。
我在課堂上從不叫他們【小朋友】,而是稱他們【同學】。
這些同學都不知道,
【小馬老師】原來是個虎姑婆。


不過,雖然離情依依,
但還是有不少恐怖小孩讓我差點捉狂想扁人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馬哈Maha 的頭像
馬哈Maha

馬哈向前走>>>尋找一棵樹

馬哈Ma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